[2017微商展会]第三届微商春晚,2017年12月12日,广东@广州。咨询热线:18518295360
中国微商博览会
电商看阿里巴巴,微商看沸点天下

中国微商博览会 > 微商大会 > 中国微商大会:微商产品或将拥有身份证

中国微商大会:微商产品或将拥有身份证

2015-3-24 12:51:50   来源:中国微商博览会
[微商摘要]这是一个微商血脉贲张的时代。肽颜、魔丽彩、诺颜……像这样的新品牌每天都在诞生,通过“层级代理”形式在微信平台借助朋友圈实现推广销售。

这是一个微商血脉贲张的时代。在广州中国微商博览会上,怡口宝宝净水公司总裁董黎明被微商的热情震撼住了。他发了5000份的材料,现场就收到了467份申请表。这样的数据让董黎明决定“踩刹车”。在微信平台上销售净水器的代理商越多就越是好事吗?这也是一个品牌商需要冷静的时代。“当天晚上我就仔细考虑了。目前不能急。”他在所有申请人中只选择十个,并进行一个季度的跟踪培养。

肽颜、魔丽彩、诺颜……像这样的新品牌每天都在诞生,通过“层级代理”形式在微信平台借助朋友圈实现推广销售。“这里面有很多热钱涌进来。借助一些代理商和渠道,迅速做大销量。”中国微商产业联盟筹备委员会主任陈其胜认为,2014年这一年微商的疯狂是传统企业的传统销售渠道无法比拟的。雅倩微商部门负责人魏灿在调研时发现,在微商热潮下诞生的很多新品牌都没有技术和产品。他们看中微商的红利期投入巨资打造一个品牌,找代工厂生产产品贴牌销售。“基本上是玩概念、炒概念,玩死一个品牌,再造一个品牌。

生机勃勃和杂乱无序,是微商的双面。然而由于微商是新生事物,发展历史不过2年,至今仍难有章可循。有过协会工作经验的陈其胜萌生了以协会引导微商良性有序发展的念头。一个名为“中国微商产业联盟”的协会目前已报备民政部,中国商业联合会将作为其指导单位,预计今年10月份成立。这个正在筹备中的联盟希望通过对微商品牌和代理人进行资质认证,起到把关人的作用。“这也是可行的,如同有机食品认证,经过联盟认证的产品代表着品质的保障。那些没有经过认证的就可能逐步失去市场。”董黎明认为,目前微商看上去一片红火,但半身不遂的病日益严重。

传统品牌入场

一个拥有26年历史的化妆品品牌雅倩在门外张望考察了许久,终于下定决心迈入微商这个领域。“我们是有备而来的。”魏灿说。微商被雅倩视为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他们专门成立微商事业部,针对微商渠道研发了三个不同品类的产品。除了推出一款美妆产品CC霜外,化妆品起家的雅倩在微商领域把自己的触角伸向了母婴品类。魏灿告诉记者,调研发现,微商精准顾客多为家庭主妇和妈妈,而且孩子的食品安全问题往往是他们高度关注的问题。因此雅倩跨界推出了蔬果清洁用品。

2015年以来,雅倩、温碧泉和百雀羚等美妆品牌陆续在全国招募微商代理人。“只有传统品牌的介入,才能促进微商的规范。”陈其胜对经济观察报说,传统品牌的进入将带来一些好的做法,如对产品质量的追求和售后服务的保证。“大的传统品牌进来后,他们有能力解决售后问题,肯定会以此为优势来挤压2014年起来的新品牌。这迫使新品牌不得不强化自己的售后能力。”

另一方面,像怡口宝宝这样原本只在线下母婴店和京东等传统电商渠道销售净水器的品牌,进入微商后,起到了丰富微商品类的作用。许多业内人士表示,微商要走得长远,必须走出面膜为代表的美妆品类。董黎明认为,“当年淘宝如果只卖服装,不会成为产业。现在微商正在从美妆扩到更多品类。如果没办法扩张品类,微商的空间将不会太大。”

传统品牌的作用还体现在,能够在各自的领域起到“规范制定”的作用。陈其胜筹备的微商产业联盟正是想集结中国商业联合会下面各个行业协会的力量去做微商品牌的资质认证。陈其胜举了个例子,有个汕头的微商品牌希望得到认证,产业联盟会通过汕头的行业协会进行调查。每个行业协会的会长基本上是该行业知名度较高的传统品牌。“同一个行业的人最了解业内品牌和产品的情况。”陈其胜认为这一套考察方式较为可行。“我们希望制定一个微商的行业标准。”陈其胜透露,前期会设定一些硬性指标,针对不同品类有不同的标准设定。而标准的设定将借助各个行业协会出台大纲,由联盟来修改。

不过,作为一个新成立的联盟如何调动起各个行业协会的资源是摆在陈其胜面前的首个难题。陈其胜认为,合作的关键在于能找到与各个协会共赢的模式。

可追溯的微商品牌

微商产品货源渠道复杂,质量参差不齐的问题如何解决?陈其胜有个美好的规划:在每一个微商产品的包装上都有个二维码标识,代表着通过联盟的认证。而消费者只要拿起手机扫扫这个二维码,就能查看到关于产品的信息。

中国微商产业联盟(筹)已经和全国商品可追溯信息查验平台达成战略合作。记者了解到,全国商品可追溯信息查验平台是根据社会信用体系发展规划和中国诚信建设促进会的信用研究成果,由中国搜索和联合东方诚信(北京)数据管理中心建立的国家级追溯平台。该平台使用先进的物联网技术、自动控制等技术,在公用二维码系统平台上对单个产品赋予唯一身份证,对产品的原料、生产及消费等环节进行数据采集跟踪,能够实现产品全链管理展示。

中国诚信建设促进会秘书长王善文透露,全国商品可追溯信息查验平台将为通过中国微商产业联盟审核的微商产品颁发“全国商品可追溯信息查验标识”。

那些辨识度较低的新生品牌将是认证的重点。陈其胜称,在后期规划中,将免费为微商产品进行认证。他认为,只有免费才能保证中国微商产业联盟(筹)作为第三方的独立身份。而微商品牌的支出主要在于需要从该联盟购买认证标识。

陈其胜也坦言,作为联盟只能起到引导和鼓励的作用,关键在于品牌自身的意识。然而,微商是时候借助一些手段扭转自身在公众面前的负面形象。提到微商,很多人的评价是“三无产品+传销”。他认为,“再如此发酵下去,这个行业怎么成功就会怎么消亡。”

被誉为微商鼻祖的面膜品牌“俏十岁”因为产品质量问题在201411月宣布退出微商。不过俏十岁董事长武斌称,未来还会推出新的品牌继续发展微商渠道。

2015年被很多人认为是微商从野蛮生长过渡到有序发展的重要一年。越来越多品牌意识到整肃微商环境、保护微商生态的重要性。韩束微商负责人陈育新呼吁所有的行业人士正视微商这个渠道,共同努力促进它的健康发展。

除了产品质量,类传销的代理体制也是微商生态中令人担忧的隐患。春节前夕,微信官方专门发布公告称,将严查利用微信关系链发展下线分销的行为,并进行盈利或诱导用户关注的欺诈行为,一旦发现此类账号,将永久封号。

层层代理的“压榨式传销”体系是微商创造销售神话的重要因素,但难以持续。陈其胜认为,要扭转微商的形象,必须要把“传销”二字与微商剥离开。而这涉及到代理体制。他认为,适合操作的代理体制制需要更加扁平化。“不要一下子拉到十几级,把产品一下子都堆到下线。”

然而,现状却是,大部分微商品牌招募代理仍是以层级代理制为主,一般只要付款拿货便可成为代理,几乎没有门槛限制。

新进入的传统品牌则有着不一样的经营思维。雅倩微商负责人魏灿认为,“如果只是考虑层级带来的利润差距,是赚不到钱的。”雅倩事实上把微商代理人当做是一个个销售系统。代理人只需要接收购买需求,发货将由雅倩总部统一配送。

新闻资讯推荐

中国微商博览会
微商第一展——中国微商博览会(秋季)你来或不来,9月3日-5日,我都在广州国际采购中心。中国微商博览会恭候你